世界公认最危险竞技项目 死亡率高达30%的翼装飞行

这种运动或许是目前为止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危险的竞技项目,据说其死亡率超过30%,只要有一位朋友因翼装飞行而死亡,世界翼装联盟主席伊罗就会在手臂上文一朵小花寄托哀思,正因为其危险性过大,所以至今没有被国际体联承认,翼装飞行至今只能做为旅游观赏项目进入人们的视野。

1-1

翼装飞行是指运动员穿戴着拥有双翼的飞行服装和降落伞设备,运动员从飞机、热气球、悬崖绝壁、高楼大厦等高处一跃而下,飞行者运用肢体动作来掌控滑翔方向,用身体进行无动力空中飞行的运动,在到达安全极限的高度,运动员将打开降落伞平稳着落。无动力翼装飞行进入理想飞行状态后,飞行时速通常可达到200公里/小时左右,所以飞行前的实地考察对每个极限运动员来说都非常重要。

1-2

每一次跳跃,都必须拿捏得特别精准,不允许有任何一点差错,所以这项运动,对运动员的综合素质要求极高,截止至2013年10月,全球只有600余人参与到翼装飞行中来,而徐凯是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

1-3

2016年9月在云南昭通大山包举行的翼装飞行世界杯决赛,第一次出现中国人的身影。他们是中国爱心飞翼队队长盛广强(红衣),中国队队员杨晟。

1-4

云南昭通大山包,是很多非常险峻的悬崖,其垂直落差近2500米,而这些悬崖对于翼装飞行来说,却是非常理想的场地,自2015年开始,今年是第二次承办翼装飞行世界杯。

1-5

这里大部分时间云雾缭绕,山下的牛栏江在云雾中时隐时现。

1-6

1-7

相比较其他翼装飞行场地来说,昭通大山包这里视野更加开阔,垂直落差更高,因此这里被评为“世界最高公路直达跳点翼装飞行场地”。但也正由于这里特殊的气候环境,所以本应在9月19日举行的以“爱心飞翔,真情永驻”为主题的2016 Wings for Love爱心飞翼中国昭通大山包国际翼装飞行世界杯总决赛因连续阴雨大雾天气而推迟到9月25-27日举行。

1-8

9月21日,天空开始偶尔放晴,趁着这难得的机会,翼装运动员开始备战。降落伞对于每个翼装飞行员来说都至关重要,所以每个翼装运动员都会亲自整理自己的降落伞。

1-9

集勇气与胆量为一身的翼装运动员向我们展示他们的翼装服。

1-10

这次比赛有来自20多个国家的50余名运动员,中国首次有人员参与,本次比赛组委会主席,中国飞行第一人徐凯(后排右一穿白色T恤)因去年进行风洞训练时受伤,因此未能参加本次比赛。

1-11

运动员来到跳台上,观察环境,因为每个队的飞行轨迹都会有所区别,所以赛前的地形观察准备至关重要。

1-12

这几天能见度虽然不高,但赛前试飞还是必须的。

1-13

虽然是试飞,但对于旁观者来说依然是惊心动魄。

1-14

就几秒时间,翼装飞行员就消失在我们的视野,其速度可想而知。
1-15

中国爱心飞翼队队长盛广强

1-16

场面极其温馨的翼装运动员。
1-17

翼装运动员赛前试跳。

1-18

右上方的钢铁栈桥就是我当时拍摄翼装的地方,可以看见山体极其陡峭,栈桥非常的靠近悬崖边。

1-19

从栈桥上看对面的翼装跳台,由于存在不确定的危险性,所以栈桥边一直有警察看守。我问那些警察,看着旁边的悬崖,你们怕吗?他们告诉我,他们都是生活在附近的人,即使没有这些角钢护栏,他们也不会怕,除非是下雨天,地面泥泞湿滑时,他们才不敢靠近。
1-20

栈桥宽度大约80厘米,说真的,站在上面,看着旁边近2500米的深渊,我的腿还是有点发软的。

1-21

翼装跳台上来一张。这是延伸出悬崖外的钢铁栈桥,桥面上铺设钢化玻璃,由于当时栈桥下雾气弥漫,所以未能看到那深不见底的峡谷,反而就没有腿软的感觉。

1-22

今年同时会进行翼装飞行热气球赛,当热气球搭载翼装运动员上升到一定高度时,翼装运动员一跃而下,飞向指定目标,实施定点降落。而这些漂浮在空中的色彩艳丽的热气球也成了大山包上最靓丽的风景线。

1-23

从热气球上俯瞰大山包这片土地,难免不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有趣马上分享给朋友:非秀不可趣味新闻 » 世界公认最危险竞技项目 死亡率高达30%的翼装飞行

赞 (1)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