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印加圣地的谜样古墓 Sillustani墓穴

Sillustani墓穴早已被西班牙殖民者和盗墓贼破坏,加上常年风吹雨打的侵蚀,幸存下来的墓塔也都摇摇欲坠,脚下,一不留神就可能会踢到一片碎骨,来自印加帝国某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帝王。

1-1

第一次秘鲁旅行中,我曾在普诺城中的Museo Carlos Dreyer博物馆里,见到一组出土文物,包括几具木乃伊。“主人”是一个身高不足一米五的瘦小男人,入葬时保持婴儿般蜷缩的坐姿,据说那是一个“王”,同时出土的还有三四个陪葬的随从。图片上的墓穴看起来不像能够一次容纳这么多人的样子:数米高的墓塔,上宽下窄。向导说这个名叫Sillustani的古老墓地在普诺郊外,是秘鲁一处非常重要的文化古迹,可惜当时时间有限,没有成行。第二次重返时,便将它列入重点拍摄目标。

1-2

1-3

一下飞机,我们直奔普诺城外西北15公里处的Sillustani墓地而去。远远便看到位于山坡上的墓塔,面对着风景秀丽的Umayo湖。看来无论东西方,古代帝王们对身后之地的选择标准都差不多,上风上水,只是这里一定要建在至高点,因为距离太阳更近。

1-4

1-5

1-6

普诺位于秘鲁南部的的喀喀湖湖畔,墓葬群所在的地区三千年前便有人类居住。印加帝国统治之前,这里的艾马拉人(Aymara)过着自给自足,自由自在的生活,直到被印加帝国征服,16世纪又被西班牙殖民者统治。现在仍然有两百万艾马拉人生活在玻利维亚、秘鲁和智利,依靠种植、放牧和捕鱼为生。

1-7

1-8

墓地最初是由Colla部落建造的,关于Colla人,历史记载寥寥,唯一确定的是他们是艾马拉人的一支,而非印第安克丘亚族。公元前1200年便出现了Colla文化,Colla人有着一种特别的墓葬制式—Chullpa,在印加帝国崛起前已经建了许多埋骨塔,其中Umayo湖畔的Sillustani墓葬群因专门埋葬王侯贵族而出名。15世纪被印加人征服后,墓地不但没有被破坏,甚至继续被印加人沿用,用来安葬印加国王。

1-9

1-10

这些墓塔由巨石垒成,根据规模可以判断墓主人在世时的社会地位。通常身前十分显赫的君王,墓塔也建得高,最高的一座12米,墓门一律朝向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垒石方式是建造坡道,以便工人把石块继续运到高处。有些尚未完工的墓塔,坡道甚至都还没有拆除。很容易区别哪些是前印加时期,哪些是印加帝国建的,前者的砌石技术十分粗糙。

1-11

1-12

1-13

由于相信在那个世界灵魂仍然存在,因此下葬的君王们通常都有陪葬者,到“那边”依旧享受着身前的荣华富贵。万物皆有灵,艾马拉人和印加人认为这些墓塔也是“灵魂的居所”(House of Soul)。印加人世代信仰的自然,目睹了太多的风云变幻。时过境迁,也只有它们依然在那里,静静地,守护着Sillustani古老的秘密。

1-14

1-15

祖先祭拜是艾马拉人的传统,一直到印加帝国时期,每年都会在Sillustani墓地举行隆重的祭祖仪式。受崇拜者常常被认为具有超自然的神力,被同族人当作象征,形成一种凝聚力。印加人会把印加王尸体制成的木乃伊加以崇拜和保护,对异族开战时,他们常常抬着木乃伊出征,作为鼓舞斗志的力量。西班牙殖民者到来后,觉得这样的仪式有悖天主教教义,同时也垂涎墓塔里的陪葬品,便大肆破坏墓葬群。幸亏当地人事先将部分重要墓塔里的珍宝转移掩埋起来,后来考古人员在墓地附近的地下出土了部分文物,也就是我们在普诺博物馆中看到的。

1-16

1-17

1-18

回到普诺,我站在瓦萨帕塔山顶(Cerro Huajsapata)俯瞰城市,一旁的曼科·卡帕克(Manqu Qhapaq)—印加帝国缔造者的雕像,手指的的喀喀湖。公元1200年,卡帕克遵循他父亲太阳神的指示,从的的喀喀湖迁都库斯科城,建立起庞大的印加帝国。普诺人把这个地方、这片湖水都赋予了神话的色彩,他们相信太阳是由的的喀喀湖上升起的,那是他们的祖先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留在的的喀喀湖上和湖边的子孙们。

1-19

这些传说,随着时间游移的光影,逐渐沉寂在历史长河中。我带着好奇走近,原本渴望寻求答案,却发现更多的谜团。

1-20

有趣马上分享给朋友:非秀不可趣味新闻 » 秘鲁印加圣地的谜样古墓 Sillustani墓穴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