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访问我的博客!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2018农村土地确权结束”结束篇:我们都来自农村

2018-03-27新闻feixiuadmin47°c
A+ A-

结束篇:我们都来自农村

A

我不是农民工,但我来自农村。听完我这次中国之行的采访题目之后,他首先向我声明。

他叫严仁杰,我采访他时,他还是上海华东理工大学本科四年级的学生,这篇文章发表时,他可能已经开始工作了,而且是地道的白领工作──当时他就告诉我,上海张江高科技工业园区的一个企业已经与他签了聘用合同。

但我还是决定要采访他。就是因为他来自农村,是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

城市化,不仅仅是农民进城务工经商,也包括农家子弟进城读书、留城工作。中国恢复高考至今已经30年,通过上大学这条路实现自身城市化的农家子弟肯定数以百万计,然而,人们一谈起城市化,就联想到农民工,很少有人把关注的目光投向这些在大学读书的农家子弟,似乎自从他们踏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与字无缘了。

但严仁杰毫不避讳他的农村出身。他说,他上大学的部分费用,就是靠两个姐姐出外打工赚的钱资助的。谈起家乡,他的语调中、眼神里,显然带着一种眷恋、一种神往、甚至一种惆怅。

他的家乡在安徽,地理位置非常奇特,位于长江中心的一个江心岛上。岛上有一个乡镇,七个村子,原来居民有一万三千多人,98年发大水,差点儿把岛冲垮了,很多人都移民,搬走了,搬到岸上去了,现在岛上居民只有八、九千人。在华东理工大学的学生食堂里,严仁杰对我如此描述着他的故乡。

我们村里生活提高的节奏蛮快的。他的安徽口音很重,而且语速极快,我小的时候,衣食不保,现在基本上是衣食无忧,生活达到小康了。

那主要是靠农业,还是靠其它副业?我很好奇。

农业占的比例很小,主要是靠孩子在外面打工挣的钱。

严仁杰回忆说,上高三时,他开始意识到要努力学习:我那时有很多想法,我想,即使我考不上大学,我也要做一个农民工,去城市里去谋生。那时我对科研比较感兴趣,决心考上一个全国重点大学,所以那时我学习很刻苦。

但严仁杰很爱他的故乡,因为他童年的许多回忆都与这个江心岛联系在一起。他不无伤感地说,他梦牵魂绕的故乡,今后可能会消失,因为小岛经常受到长江洪水的威胁,政府打算把岛上所有居民都迁到岸上去。

村里老人都不愿意走,他们祖祖辈辈住在岛上,已经有两百年的历史了。但即使政府不强迫搬迁,岛上最终也会没人的。村里的年轻人基本走光了:他们都到外面打工去了。有的人在外面成了家。严仁杰长得很秀气,瘦瘦的,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光看长相,猜不出他是农家子弟。

你也会在外面成家吗?话说出口,我又有些后悔。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


2018农村土地确权结束,农村两委换届选举结束,来自农村的明星名单,祥子来自农村 他,我来自农村,来自农村的明星,我来自农村就回到农村,我来自一农村,我是来自农村的
  选择打赏方式
微信赞助

打赏

QQ钱包

打赏

支付宝赞助

打赏

  选择分享方式
  移步手机端
“2018农村土地确权结束”结束篇:我们都来自农村

1、打开你手机的二维码扫描APP
2、扫描左则的二维码
3、点击扫描获得的网址
4、可以在手机端阅读此文章
未定义标签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认真书写评论,不然会进入黑名单。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