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亭外便是现实之雨 新海诚作品虐心的言叶之庭

鸣る神の少し响みてさし昙り雨も降らぬか君を留めむ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鸣る神の少し响みて降らずとも吾は留まらむ妹し留めば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

这段短歌取自于《万叶集》,是现存最早的日语诗歌总集,一场师生恋就围绕着这首短歌展开。在雨中邂逅,雨停后分离,没有下雨就没有理由和对方相见,于是他们开始期待雨天,天晴的日子心情反而蒙上层灰。

新海诚在背景方面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那写实唯美的画面为每一篇故事都增添了不少渲染力,也引领着观众更加深入角色的情绪中。

喜欢新海诚作品的人应该都会发现,他的作品中出现了大量的星辰,不管是《追逐繁星的孩子》,还是最近在台湾上映的《你的名字》,甚至是他更早期的作品《星之声》,但是说到《言葉之庭》,大家所联想到的都是「雨」。

雨是很多戏剧中的浪漫场景,但其实要说雨最吸引我的地方,大概就被大雨包围所产生的那种孤独感和安全感。

有别于《秒速五公分》中萧瑟的雪景,在《言葉之庭》里,新海诚使用了不同时间角度的雨景贯穿整部戏,也衬托出男女主角各自的孤独。

“爱”(あい)よりも昔、“孤悲”(こい)のものがたり。
(比「爱」还要久远,关于「孤悲」的爱情物语。)

日本古代表示男女之情的汉字是「孤悲」,而奇妙的是,现代日文汉字「恋(こい)」的读音就和「孤悲(こい)」一模一样, 在这部片中,新海诚正是大玩文字游戏,隐喻着男女主角的恋情是多么寂寞而令人感伤。

秋月和雪野,一个是学生一个是老师,他们看似是两条平行线,却在一个下雨的日子里相遇。

15岁的少年怀抱着制鞋梦想,却因家中经济压力裹足不前;27岁的女人拥有教书梦,却因被学生霸凌而罹患忧郁症,他们同样被社会给遗弃。

在小亭子里,就像是世外桃源,他们可以暂时逃离现实的追杀,好好沉淀自己的心,但同时也是给自己借口不去正视一切问题。

和你谈笑风生,和你谈过心声,灵魂却不敢相认。—田馥甄《灵魂伴侣》

他们从来没有约好在亭子里见面,但是心中竟然会有小小的期待,希望能在亭中看见那熟悉的身影,而预期中的人没有出现,更是难掩失落。

可能是拥有相同寂寞的灵魂,他们就如同失散多年的好友般知心,但当最后一同跨出亭子,现实瞬间淹没了他们之间纯粹的感情。

12岁的差距很难想像,个人觉得10岁就是极致了,毕竟败犬女王也才差了8岁(汗),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离开了亭子,回到了学校,他们就只是师生关系。

他们被逼迫着面对现实问题,雪野选择继续逃避,所以决定离开,而秋月正视这一切,也正视他对雪野的感情。

如果不是秋月勇敢地说出那一番话,他不会看见雪野真正脆弱的模样,我想他们也会就此错过吧,现实不就是如此吗?很多话错过了时机,就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

终于听见下雨的声音,于是我的世界被吵醒。
发现你始终很靠近,默默的陪在我身边态度坚定。—魏如昀《听见下雨的声音》

当秋月鼓起勇气告白,换来的只是雪野沉默的回应,或许是大人们总想得比较多,比较在意社会的目光,也可能是雪野已经习惯性地保护自己,习惯性地去逃避。

得不到回应,秋月心灰意冷的离开,雪野这才明白秋月的重要,连忙追出去,这个举动对雪野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改变,她终于踏出第一步。

看见雪野长久以来压抑的情绪终于溃堤,观众累积的情绪也一同释放出来,跟着感到揪心,雪野和秋月之间的感情不只是恋爱,因为和对方邂逅,所以决定改变,他们是支撑着彼此前进下去的动力。

在《你的名字》出现以前,新海诚最知名的作品大概就是《言葉之庭》和《秒速五公分》,这三部作品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以爱情为主轴,皆是虐死人不偿命的剧情,但前两部有浓浓的新海诚风格,剧情铺陈较平淡抑郁,结局倾向于悲剧。

短短的45分钟,剧落幕了,但当偶尔走在雨中,还是会想起那「孤悲」的爱情,心中的那股余韵久久无法消散。

有趣马上分享给朋友:非秀不可趣味新闻 » 走出亭外便是现实之雨 新海诚作品虐心的言叶之庭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