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记者绘制世界恶梦地图 有些梦会比梦见鬼怪更可怕

有些梦会比梦见鬼怪更可怕,过去两年来,纽约记者莫林(Roc Morin)走访世界各地,搜罗不同地区人们最难以忘怀的梦境。最近他在伊拉克报导反恐战争新闻时,不意外地,从库德族人那边听来的清一色是恶梦。于是他决定分享这些梦,从潜意识认识全球人民不同的恐惧。

我梦见一个父亲带着两个儿子。年纪小的那个已经倒在地上求饶了,他父亲却依然不停用脚踹他,像是对待一堆垃圾。接着这父亲还叫年纪大的儿子一起拿槌子砸击小儿子的背。我立刻上前制止了。岂料这父亲只是转头对我说:「不喜欢你可以跪在那边代替他。」-艾比尔,伊拉克

有时候,我会梦见那些被我杀掉的人的脸。杀人这种事,真的不像捏死一只虫子。-戈尔洛夫卡,乌克兰

我曾梦过当着我面前被车撞死的弟弟。有时候我会梦见自己和他有着相同的死法,也许是一种预兆吧。每天晚上,我会在睡觉前放一杯水在床底下,有人说那可以平息带来恶梦的怨灵。-哈瓦那,古巴

我看见自己的尸体,看着它变得肿胀,然后腐烂。鸟儿飞下来啄食我的血肉,昆虫也钻进钻出分解剩余的部分,直到变成一堆干净的白骨。我捡起那些白骨,送给我的家人、朋友,以及爱人。可是他们对这份礼物不感兴趣。只有我在乎我的尸体。-纽约,美国

在梦里,虽然没有实际发生性行为,我却怀了个孩子。他只有毛豆那么大,呈现半透明的水滴形。我知道这是恶魔的孩子,他将会长成纯粹的邪恶,把我连同整个世界一并毁灭。但我还是想要保护他。我把房子灌满水,让他在里头游泳,一天比一天茁壮。-黑石城,美国

我梦到我在一座森林里,周围一切全被火焰给吞噬。尽管高温令我十分痛苦,仍必须沿着小径逃出去。那些离开小径的人们纷纷倒下,溃散在火焰中,我只能凭着自己的力量及意志继续走下去。最后抵达森林边界时,我的皮肤及头发都烧光了,但很快新的皮肤又长出来,它们让我隐形,不再畏惧敌人的视线。-柏林,德国

我时常梦到被人刺杀,有时是陌生人,有时是我认识的人。我想这可能跟我是个比较敏感的人有关吧,我想的总是比其他人多。太极里面有个动作是一只手向外伸展,另一只手却靠近身体维持保护的姿态。我的意思是我这个人既能敏感到能够同理他人,同时也保持一定的距离感避免受伤,应该是这样吧。-伦敦,英国

我梦见三个人的脸,一男两女。我试图把他们阻挡在外,可是一旦与他们有了眼神接触就无法逃脱了。我能感觉到他们钻进我的脑子里,他们想瘫痪我。然后,我的头颅里开始出现一股搏动,类似有架小型直升机正准备升空。我拜托那架直升机留下来,我怕它是我的灵魂之一,要是它走了,我就再也不是自己。-卢比安呐,斯洛维尼亚

我昨晚梦见川普了,他说我的声音好刺耳。我朝他大叫:「不能只因为我是女人,我的声音就没资格被人听见。」然后我们开始吵成一团,直到我扯起他的头发,顿时警铃大作。-奥林匹亚,美国

莫林说,他在摩洛哥乡村认识一位工匠,对方不停梦到魔鬼试图从前门闯进家中。他根据从前学到关于对抗创后压力症候群的经验,告诉工匠「睡觉前你先在脑海演练一遍当魔鬼从前门进来时,该如何击退它。」第二天,工匠苦着一张脸告诉他:「我把魔鬼从前门赶跑了,可是,它开始抓我的窗户…」

有趣马上分享给朋友:非秀不可趣味新闻 » 美国记者绘制世界恶梦地图 有些梦会比梦见鬼怪更可怕

赞 (1)

评论 0